通知

在线客服

下载安卓app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公告
行业动态

    金融新监管体系:“协调”和“穿透”先从架构开始

    时间:2018-03-28 16:57:24   来源:金融新监管体系:“协调”和“穿透”先从架构开始   作者:   点击:210次

    央行26日下午召开内部会议,正式宣布由易纲担任央行行长、党委副书记,郭树清担任央行党委书记、副行长。

     

     

    1.jpg

     

    划重点:

     

    -   此前央行的党委书记与行长两职责由一人担任,现在由两位领导各司一职;

     

    -   担任党委书记、副行长的郭树清同时也是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相当于旧有监管体系中的“一行”和“两会”,都在这一领导岗位设计中被综合和协同起来了;

     

    -   中国人民银行实行行长负责制,副行长协助行长工作;

     

    -   郭树清负责党委工作,但作为党委书记,显然能在央行拥有相当的话语权。

     

     

    此前的“一行三会”体系中,央行和银监之间常有一些“微妙关系”,分业监管的“三会”之间也会出现监管协调不足。底下的金融机构们其实也很叫苦。

     

    比如:

     

    -   “分割的监管”:以“谁是我发的牌照”为界来管控机构,那一旦业务延伸到别人牌照底下,或是新金融业务还没拿到牌照主体不明,就形成了监管真空,有监管真空就会有监管套利和不公。

     

    -   “标准的差异”:正因为“各有各妈”,各金融监管部门的监管标准有时候是不统一的,甚至两个机构明明做的是同质化的产品,却得不到同一个标准。

     

    (比如2013、2014年的那轮大资管爆发期,一样是通道类业务,银监会管的信托机构是受到净资本约束的,而证监会管的券商和基金子公司就没有,这样一来,券商和基金子公司因为监管不同就占优势了,相当于成本低,就可以压低通道费。信托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也许本该属于自己的市场份额被别人抢走。)

     

    -   “监管的‘竞赛’”:各监管经常一开绿灯大家都开,一踩刹车大家都踩,这中间甚至还有那么点竞相来看谁的监管更有力度的意思,可这同向效用集中叠加,对机构而言未必是好事。

     

    (此部分内容的拓展阅读及视频版本,可点击跳转“愉见财经”早前节目:《机构也叫苦:分业监管标准不统一+效用同向叠加》)

     

    从这个角度出发,具有探索性的郭主席“协调通畅式”跨监管部门领导岗位安排,既有利于平滑监管部门之间协调关系,又能推动金融监管下一步改革、尤其是下一步要做的部门整合。

     

    补充一个观察点:易纲行长和郭树清书记,是共事过4年的老同事。

     

    2001年3月,郭树清上任央行副行长、党委委员,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在央行工作到2005年3月后调任中国建设银行董事长、党委书记。期间“老央行”易纲一直在央行工作,先是在货币政策司任司长,2004年7月升任党委委员、行长助理。

     

     

    眼下“升级版”的金融监管架构已经越来越清晰了,未来监管工作中所需要的协调性和穿透性,从机制设计中就已排布。

     

    小编体会其题中之义,是金融监管体系要从“分业监管”和“机构监管”,走向“功能监管”。

     

    2.jpg

     

    我们来追踪这一阵子的变革。

     

    -   大格局:从“一行三会”(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升级为“一委一行两会”(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证监会);

     

    -   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于去年末正式成立,马凯担任主任,定调就是统筹金融改革发展与监管,协调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相关事项,研究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处置和维护金融稳定重大政策;

     

    -   从彼时起,最被关注的金融风险“四大件”就基本锁定在了:影子银行、资管行业、互联网金融、金控集团。整治至今,我们看到最严的板子全打在了这些地方。

     

    -   本月,按照“一委一行两会”的框架,银监会和保监会合并组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作为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此次改革方案还将银监会和保监会拟订银行业、保险业重要法律法规草案和审慎监管基本制度的职责划入人民银行。郭树清坐镇“银保会”。

     

    (之所以“银保”先合体,证监会没合,有一说是“银”“保”是间接融资、“证”是直接融资,监管方式不太一样,间接融资以资本约束为监管核心。“银保”需对前期走得太过的影子银行地带进行约束,而“证”仍需推动直接融资和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总之,“银证保”最后就落到两大核心:防控金融风险、助力实体经济。)

     

    -   具有探索性的郭主席“协调通畅式”领导岗位:同时担任央行党委书记和银保会党委书记、主席。媒体采访分析师认为这一人事任命有利于宏观审慎和微观监管相互结合,并令协调更加通畅,有助于推动金融监管下一步改革、部门整合,有助于金融防风险。

     

     

    郭主席有这样一些称谓:“郭旋风”、“金融救火队长”、“金融消防员”、“看门人”、“守夜人”……

     

    他的“胡萝卜加大棒”相信大家已经领教(当然在这“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时期,大棒比胡萝卜大多了):最被外界称道的就是“三三四十”(“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十乱象”)。2017年以来郭主席在银监会任职期间,银监会以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为主要抓手开展的检查共发现问题约6万个。

     

    再上一个对比数据:2017年郭主席坐镇银监会期间,一年开出罚单3452张,1877家机构、1547名责任人员被罚,罚没金额近30亿元,创银行业监管史之最,罚没金额是2016年的10倍。

    乱世用重典,刮骨疗伤才能健康。

     

    当然自家孩子教育归教育,“大棒”后的“胡萝卜”也是不可缺少的:出台多项补充银行业资本、改善经营绩效的文件,包括前两天我们讨论的下调拨备覆盖率要求,这些都是帮助银行业度过资本缺少的寒冬,资产回表压力之下能够喘气调整,同时也敦促化解不良及压实不良数据。